|
|
|
|
|
|
|
|
|
|
|
|
|
|
|
|
|
|
您的位置:首页 >> 高校团讯
字体:[] [] []

十年坚守,初心不忘——向太阳村工作者刘圣斌致敬
  发布日期: 2018年08月09日

  

  江西师范大学数学与信息科学学院暑期“三下乡”社会实践服务队前往江西省于都县太阳村进行社会实践活动。7月30日,队长吴苍钤早早起床整理,准备拜访太阳村儿童救助中心工作者刘圣斌。在准备过程中,他对太阳村做了个初步的了解。

  2007年4月3日,位于江西省九江市都昌县大港镇万年岭的太阳村鄱阳湖儿童救助中心正式破土动工。该救助中心以北京太阳村为模板,启动资金也由北京太阳村提供。救助中心先后收养救助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各类儿童,包括孤儿、弃儿、留守儿童、服刑人员子女、特困户子女等。

  2009年,一位医护工作者的到来改变了这里的一切。他的名字叫做刘圣斌,救助中心的孩子们亲切地称他为刘叔。

  太阳村处地偏远,孩子们的卫生条件很难得到保障。当时的太阳村负责人就找到本是都昌县某卫生所医护工作者的刘圣斌,希望他能够作为太阳村的常驻医生来照顾孩子们。刘叔得知太阳村的情况后,内心十分挣扎。但是,当看到当地的工作人员、爱心妈妈们义无反顾地献身于当地的爱心事业时,刘叔被深深地打动了,他决定留下来试一试。

  当志愿者们来到办公室门口时,刘叔立刻站起了身,捋了捋起皱的衣服,用微笑回应着大家的问候。

  “我本想着来这里做两年,实在不行就算了。”

  刘叔将办公室迅速收拾干净,招呼着大家坐下。面对吴苍钤问他来这里的缘由,他只是笑着说道:“头几年,我过来也只是简单地负责一下孩子们的卫生情况。做了一两年后,发现总是有一些事情必须由我去完成,这个时候我就跟自己说,要不咱再干一年吧!”

  因为当地的工作人员年纪都比较大了,对于新时代的科学技术一时难以学会,他们不知道使用微信、QQ等社交软件,这导致了太阳村的信息闭塞,与外界的交流不足,很少有人知道这么一个地方,就更别谈有人能主动来这里捐赠物资了。这个时候就必须要有像刘叔一样的年轻人来承担起这样的一个责任,不仅仅是作为救助中心里的医生,更是村子里的“外交官”、孩子们的依靠。“一年到头,发现愈来愈撒不开手了,就坚持做下来了”。这一“做”,就是十年。

  “从孩子们到太阳村生活开始,直到他们能够自食其力,这期间所有的费用都由太阳村支付。”

  刘叔表示,截至目前,太阳村共收留抚养了四百多名特殊儿童,现在籍儿童有293名。太阳村是非盈利组织,全靠政府的补助以及社会爱心人士的援助才得以将慈善事业一直进行下去。“这里的资金大概有40%来自政府的补贴,其余费用都是社会上的其他人捐赠的。”刘叔还说,这里也培养出很多个大学生,大学的学费是一个难题。“我们这里有一个孩子还是你们的校友呢!他在江西师范大学就读国际英语专业,一个学期的学费就是两三万!”这里的资金也仅仅只够解决孩子们的温饱问题,不会让孩子们冻着、饿着,但也做不到让孩子们穿的好,吃的好。“十年前,这里的工作人员每个月只能拿到600元左右的工资,就算到了现在,他们的工资也只有不到1200元。”他们拿着稀薄的薪水,却承担着为人父母的重大责任。

  “我们尽最大的努力,希望能够丰富孩子们的精神生活。”

  “这里的孩子们大多都是孤儿、弃儿等一些特殊儿童,他们长期没有父母陪在身边,”不像大城市里的孩子,是父母手里的掌上明珠,这里的孩子们是深埋土地的璞玉。他们未经雕琢,没有父母的陪伴,没有遮风挡雨的花棚。“孩子们的精神多多少少受过创伤。所以我想办法,希望能以艺术培养的方法来丰富他们的精神生活,为他们带来学习以外的慰藉。”

  在新建成的太阳村公寓四楼,每个周末都会响起唢呐、锣鼓的齐奏曲。这是太阳村为孩子们找来的志愿者,他们正在给孩子们上课。“上课的教师多是离休、退休的老艺术家,因为年轻一辈的老师平时需要上课,很少有时间能以义工的形式到太阳村这样偏僻的地方来上课。”这已经是太阳村能做到最好的了。

  “无论如何,我们都要为孩子们找到一条出路。”

  当吴苍钤问到这里的孩子们进入社会后的人生方向时,刘叔打开了话匣子。

  “我给你们举个例子吧。我们这曾经收留过一个西安来的孩子,他到这里来的时候已经十几岁了,不知道家在哪,举目无亲。我们用正规的渠道给他办理了身份证和户口。当时我们安排他上一年级,过了半个学期,老师说不行,这么大的孩子上一年级会影响到其他人。二年级往上他也上不了,因为没读过书,跟不上教学进程。后来我们想着送他去学一门技术,他很努力,拿到了电工电焊证。可是当他正式开始工作的时候,发现由于流浪太久,突然让他做电焊这样严谨的工作,他接受不了这样严苛的管理,就只能把他留在村子里给食堂的大妈们打打杂。紧接着食堂的工作人员说感觉他对烹饪这一块挺有天分的,要不试试把他送到技校去学做饭?我觉得可行,于是就把他送到了新东方烹饪学校。他很顺利地拿到了厨师证。现在啊,他在外地开着自己的排挡小摊,已经成家立业了。他可以说是从我们太阳村出去的儿童的一个典型了。”

  “读书是走向社会、自食其力的一条捷径,但却不是唯一的路。孩子们如果有机会进入大学深造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但是局限于这里的条件,有些孩子们需要另辟蹊径才可以自食其力。无论孩子们走哪一条路,太阳村都会尽最大的努力给孩子们找到谋生的方式!”

  ……

  刘圣斌与志愿者们聊了许久。最后他们与刘叔握手、合影,洽谈结束,刘叔的话以及这十年来的所作所为所感,就像一块石头掉进水中,在志愿者们心里泛起千层波澜,久久无法平静。

  十年坚守。

  刘叔放弃了县城里较为优越的生活和工作环境,从最初的“一两年”到现在的第十个年头,他始终以“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态度工作着、奉献着。

  十年后的今天,太阳村已经紧紧地和刘圣斌这个名字联系在了一起,孩子们离不开刘叔,他是孩子们的医生,大病小病他都时刻放在心上;他是孩子们的老师,教导他们如何为人处世;但他更像是孩子们的父亲,虽然会有严厉的责骂,但是每一句话中都充满了对孩子们沉甸甸的爱意。

  十年后的今天,刘叔也离不开太阳村了。十年,无论是苦是乐,刘叔都在太阳村度过。十年扎根于此,这里对于刘叔来说就是第二个家。对于太阳村,他早已有了归属感。“在正式找到接班人之前,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

  初心不忘。

  从医护小屋到寝室的路上,吴苍铃表示,他当时鼻子一酸,认为十年也只是弹指一挥间,但对于像刘叔这样的爱心工作者来说,还有很多个十年需要坚守。

  从老一辈人接过这个村子,默默耕耘十年,刘圣斌的愿望是这里的孩子们可以更好地生活、更好地接受教育。服务队相信,在未来会有更多的志愿者甘于奉献,为太阳村更加美好的明天而奋斗!

  

  (江西师范大学团委 供稿)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江西共青团(gqtjxsw)”和微博“江西共青团”。

  


网站介绍 | 团省委信箱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问题反馈
版权所有: 共青团江西省委
技术支持:江西省信息中心